鸣人,叔叔我呀,要当火影了! 第115章

作者:井边小虫虫

  原本的粮食产业被停滞,与运粮有关的产业,也大为减缓。

  雨之国因为常年下雨的缘故,无法种植水稻,粮食几乎全靠进口。

  如今粮商都涌入火之国了,还有谁顾得上出口粮食给他们。

  雨之国粮价一度飞涨,到达一个恐怖的程度。

  种种操作,雨之国大米市场近乎崩盘。

  能够吃上一碗热乎乎的大米饭,对许多底层雨之国国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

  为了抢米大打出手,甚至演变成流血事件,已经越发普遍。

  不是人吃米,而是米在吃人。

  高楼顶部。

  身披黑底红云袍的天道佩恩,正在雨中注视着这座城市。

  混乱、血腥、罪恶……正在从这个国家中升腾而起。

  “小南,看到了吗?这就是木叶带来的灾难。”

  后方伫立的小南缄默。

  木叶引发的粮食革命,正在对原有的农业模式产生庞大的冲击。

  而雨之国,就是在冲击中,遭受影响最大的国家。

  这个常年战乱,所有粮食都依赖进口的国家,本国的大米市场太过脆弱。

  脆弱到,根本承受不起这种影响。

  “长门,你打算怎么做?”

  “木叶,需要一场审判。”

  天道佩恩涟漪般紫色轮回眼目空一切。

  只有审判木叶,才能让木叶感受到相同的痛苦。

  才能让这个世界,理解雨之国的痛苦。

  只有经受过痛苦,才会更加珍惜和平的不易。

  “长门,现在的木叶实力很强,没有准备贸然就行动的话……”

  小南对长门的选择感到担忧。

  木叶那位五代目火影,可是一个相当强势的忍者。

  听说在他的改革下,木叶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她不希望,长门因为这件事情遭遇危险。

  “放心,小南,现在还不是进攻木叶的时机。”

  长门似乎猜到她的顾虑,声音柔和的开口。

  “那你是打算……”

  小南眼中浮现困惑。

  “实验田!”

  天道佩恩俯瞰着雨幕中的国度。

  “木叶在火之国境内,开发出十座种植新型水稻的实验田,我的目标就是那里。”

  实验田?

  小南沉思。

  似乎是听说过这件事,木叶的实验田,已经快要迎来丰收的日子。

  忍界无数粮商,都在关注着那里。

  “摧毁实验田,将大米运回雨之国,能够向忍界证明神明的力量,也是一场对木叶的审判。”

  天道佩恩涟漪般紫色眼眸目空一切。

  似乎已经看到。

  审判日的到来。

  ……

  火之国北部。

  三号杂交水稻实验田。

  一场盛大的剪彩仪式正在展开。

  各大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像机,神情激动,对准那金灿灿的沉甸甸稻穗海浪。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火之国的国民们,你们看到了吗?这是足以被载入史册的一幕!”

  “看啊!多么沉甸甸的稻穗!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未看到这么饱满的稻穗!”

  “杂交水稻!这就是木叶开发的杂交水稻!”

  记者报道的内容通过直播的方式,呈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上。

  小孩端着凳子坐在父母旁,兴奋的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耄耋老人,看着那从未见过的麦浪,发出惊叹。

  宇智波族地。

  佐助坐在鼬的大腿上,兴奋指着电视中的熟悉身影。

  “尼桑快看,是大和哥哥!”

  电视中的大和,正站在三号实验田前搭建的看台上,以木叶农业部部长、杂交水稻之父的身份,讲解着杂交水稻的优势。

  自信的神情谈吐,眼里似乎有光冒出来。

  鼬复杂的看着这一幕。

  “怎么,尼桑,伱不高兴吗?”

  坐在鼬大腿上的佐助有些诧异。

  哥哥的表情,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不,我当然高兴。”

  鼬微笑揉着佐助头发。

  他当然为大和的成就感到高兴。

  这是多么伟大的创举啊!

  与他年纪相仿的大和,已经做到了无数人一生也无法做到的成就。

  可高兴之余,鼬也不免升起复杂的情愫。

  同为波风未来的弟子,与现在的大和相比,即便是他,也黯淡无光。

  鼬的心中,充满不甘。

  孤傲的他,不允许自己就这么败给大和。

  这样的话,又怎样和佐助去说。

  就在鼬缄默之时,大腿上的佐助突然发出惊呼。

  “尼桑!快看!有怪人从天上飞下来了!”

  怪人?

  鼬抬起头。

  就看到三号实验田金色麦浪的上空,几道身着黑底红云袍的身影,正在缓缓降落。

  “这是?!”

  鼬瞳孔一震!

  ……

  与此同时。

  三号实验田。

  正在直播的记者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肩上扛着的摄影机,全部对准那从天而降的六道身影。

  正在激情演讲的大和,不得不终止,用惊诧的目光看向他们。

  佩恩!

  六道佩恩,整整齐齐的从空中落下,降落在三号实验田的麦浪前。

  涟漪般的紫色眼眸,毫无情绪的扫视着四周紧张的众人。

  “可恶!你们是什么人?”

  负责治安的忍者上前质问。

  “知不知道现在正在全国直……”

  他话未说完,眼神中满是惊恐,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喉咙像是被大力掐住,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天道佩恩甚至都没有动作,那名忍者就在惊恐中被甩飞到数十米外,重重砸落,血肉模糊。

  “啊啊啊!快逃啊!”

  “杀人了!”

  一瞬间!

  恐慌、惊恐、慌乱从周围的人群中爆发,人群四散逃窜,惊慌中,甚至引发了踩踏事件。

  几名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吓得双腿打颤,周围的空气好似凝固一般,让他们僵在原地。

  天道佩恩缓缓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