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叔叔我呀,要当火影了! 第89章

作者:井边小虫虫

  在这场风暴中的站队,将会决定他们、以及他们身后势力的未来。

  正在火影大楼外执勤的卡卡西,同样收到一份信件。

  当看到信件上内容时,瞳孔骤然一缩。

  “卡卡西,明日的这个时候,火影楼将会发生一场政变。”

  “作为水门的弟子,也是唯一的弟子,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卡卡西屏住呼吸。

  眼中流露出浓烈的震撼。

  波风未来,水门老师的弟弟,那位蓝色闪光,终于要动手了吗?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激荡情绪。

  或者说,这是早已注定的事情。

  猿飞日斩已经老了,却霸占着火影的位置不愿退位。

  木叶需要一个更加年轻,也更加有野望的火影,带领木叶前进。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选谁?

  三代目猿飞日斩?

  还是……

  猫脸面具下卡卡西露出一抹嗤笑。

  结果早已注定。

  “未来大哥,我知道你一直在埋怨我在你失踪的那几年,没有照护好鸣人。”

  “那么这一次,就由我来弥补吧!”

  他眼神冷了下来。

  似乎已经下定决心!

第84章 请三代目退位!(求首定)

  翌日。

  火影大楼像往常一样寂静。

  甚至,有些过于安静。

  猿飞日斩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向火影室的方向。

  这几日是他最劳累的时刻,不是因为政务上的忙碌,而是精神上面临的压力。

  对战云隐村的大胜。

  波风未来在村中的声望,已经上涨到全新的高度。

  走在木叶中,随处可见村民对他热烈的讨论。

  若他和水门性情一样,让他成为火影也未尝不可。

  可他,不仅残忍杀死了他的挚友团藏,甚至收拢了整个宇智波!

  这让他如何能安心?

  “必须要想办法遏制波风未来的势力,好在成为的火影需要超过半数以上忍选票,他不可能获得这么多的选票。”

  想到这儿,猿飞日斩紧绷的精神逐渐放松下来。

  松了口气。

  火影不是那么容易当选的。

  他麾下的势力,猿飞一族、志村一族加上猪鹿蝶等火影派系,足以从选票上卡住波风未来。

  情况还不是那么糟糕。

  就在他推开火影室大门时,面前的一幕映入眼帘,让他整个人如遭雷击,身体僵硬在原地,瞳孔剧烈颤抖!

  在他昨晚临走前,还空荡荡的火影室。

  此刻居然站满忍者!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汇聚在他身上,好似,在等待他的到来。

  猿飞日斩的视线,微颤从火影室中忍者身上扫过。

  等候在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他相熟之人。

  在木叶位高权重!

  宇智波族长宇智波富岳、日向族长日向日足、油女族长油女至微、犬冢族长犬冢爪……

  他在其中甚至看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人。

  山中亥一,秋道丁座,奈良鹿久。

  附属于猿飞一族的猪鹿蝶三族族长!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吞咽了一口唾沫,猿飞日斩用干涩颤抖的声音问道。

  额头上,一滴冷汗正在滑落。

  浓浓的危机感从心中涌现。

  这么多人,还都是木叶位高权重,掌握话语权的高层,居然就这样不声不响出现在火影室!

  为什么他没有收到一点消息?

  驻守在火影楼外的暗部呢?

  该死!

  到底发生什么了!

  “三代目。”站在众人前列的山中亥一吸了口气。

  用郑重恳切的目光盯着他。

  “该退位了。”

  作为猪鹿蝶三族的代表,由他第一个开口,含义截然不同!

  “亥一!你……”

  猿飞日斩身体颤了下,脸色一瞬惨白如纸。

  山中亥一,可是山中一族族长,猪鹿蝶从村子建立时就是猿飞一族的附属。

  现在,居然当众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请三代目退位!”

  第二个开口是秋道族长秋道丁座。

  面容郑重。

  “请三代目退位!”

  油女族长油女至微紧跟其后。

  “请三代目退位!!”

  之后是犬冢一族族长。

  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火影室中,每一句传来,都会让猿飞日斩面色更加惨白,身体颤栗。

  他原本以为,会选择支持波风未来的忍族,只有宇智波一族。

  可现在,宇智波一族族长富岳甚至都没有开口。

  光是其余这些人,都已经让他汗流浃背,身体颤栗。

  波风未来,是什么时候笼络了这么多势力?

  “暗部!暗部呢?”

  猿飞日斩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面色一震,朝四周呼喊。

  以往,只要他轻微一个咳嗽。

  驻守在火影大楼外的暗部就会瞬间出现,替他排忧解难。

  可这次。

  无论他怎么呼喊,都没有一个暗部出现。

  “火影大人,不用叫了,不会有暗部出现的。”

  在猿飞日斩震撼不可置信的神情中,一名戴着猫脸面具的白发暗部,从人群后方走出。

  “卡卡西?!”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驻守在火影楼外的暗部,至少是一个暗部小队,怎么会只出现卡卡西一人?

  卡卡西嗤笑了一声,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驻守在火影楼外的暗部,可都是些能认清形势的人。”

  “即便有少数几个忠于您,可实力却弱了些,解决掉他们,并没有费太大力气呢!”

  这句话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猿飞日斩颤栗后退一步,身体靠在冰冷墙壁。

  “卡卡西,伱杀死了自己的同僚?”

  “火影大人,我要纠正您的话。”

  卡卡西眼神虽然在笑,可却蕴含着一丝淡淡的冷意。

  “是解决了几个不能顺应时代的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