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当满级炎帝重回三年之约! 第10章

作者:虚空之剑

  云韵这冰冷的话音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虽然云韵的心中对萧炎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

  但是现在,萧炎是杀死其恩师,重创其宗门的凶手,她作为云岚宗宗主,必须要讨个公道。

  哪怕结局是,要与眼前这个曾经让自己动心的人生死相斗。

  “云韵,我今日所为,日后自会和你慢慢解释……而且,现在云山那老家伙,并没有死!”

  看见云韵现在悲痛的模样,萧炎心中也是有些无奈,他重生回来的事情,现在还不是说出去的时候,云山,云棱,现在可以说是与他没有任何恩怨纠葛。

  他现在的表现,在其他一些人看来,就是一个妥妥的变态,一个噬杀,不可理喻的狂徒。

  不过这些,无法避免,他不会因为一些名声,便放过他们。

  “这个小家伙,难道和这云岚宗宗主云韵之间,有着什么不可言说之事?”

  听着萧炎和云韵两人的对话,美杜莎女王不知为何有了些兴趣,因为她发现,萧炎在对云韵说话之时,完全不像刚才对其他云岚宗之人那般冰冷。

  之前在蛇人族圣城那边,美杜莎女王刚刚进化成功,虽然被萧炎将吞天蟒带在身上,但是灵魂还在沉睡之中,因此,萧炎从炎刺,墨巴斯那几大蛇人首领手中搭救云韵的事,她并不知情。

  “老师没死?”

  “师祖……”

  “老宗主没死?”

  而随着萧炎那句话音落下,场中,众多云岚宗长老以及弟子都是迅速的将目光看向那深坑。

  “云山,别装死了!”

  萧炎加重了一些语气,朝着云山跌落的深坑看去,此时,那边的烟尘已经是逐渐散去。

  “咳……咳……”

  而随着萧炎的冷喝声落下,那深坑之中,传来几声苍老的咳嗽声,紧接着,一道十分狼狈的身影从那深坑之中走出。

  “太好了,老师还没死!”

  看到云山还活着,云韵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她的眼中便是又升起一抹愤怒。

  因为,萧炎突然出现在云山面前,一把掐住了其喉咙,将云山硬生生举了起来。

  重伤之下的云山,被萧炎掐住喉咙,全身斗气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限制住,看起来就犹如一个病殃殃的老头一般孱弱。

  “药岩,不要……”

  情急之下,云韵下意识的再度喊出那个专属于她和萧炎之间的称谓……

  听到云韵的呼喊,萧炎心中一软,松开了云山,让他双脚落到了地面。

  “老师,您怎么样了?”

  而云韵也是迅速的从广场中心处赶了过来,将身体挡在了云山前面,生怕萧炎再次“行凶”。

  “咳……咳,我没事,韵儿,你和这位萧炎小友认识吗?”

  见到萧炎因为云韵一句话将自己放开,云山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开口询问着云韵。

  此时,云山可是丝毫不敢再得罪萧炎,刚才的那次交锋,他已经是明白自己与萧炎的差距。

  因此,此刻他对萧炎的称呼,都是变得客气许多。

  “之前下山,和他见过几次!”云韵低声回应道。

  听到这话,活了这么多年的云山哪里看不出来,云韵和萧炎两人,不止是认识这么简单。

  “原来你们是旧识……萧炎小友,今日我云岚宗,或许有着诸多冒犯之处,还望小友,能够看在韵儿的面子上,消消气!”

  下一刻,云山直接是一改之前的态度,主动向萧炎赔礼。

  “云山,你以为这样,今日你就能逃过一死么!”

  即便云山语气变软,甚至是搬出云韵,萧炎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变,他冷声道:“我留着你,只是想通过你找到鹫护法!”

  “鹫护法!”

  听到萧炎的话,云山的面色明显变了变,不过,他却是摇头回复道:“萧炎小友,老夫并不知晓你说的鹫护法是谁……”

  “云山,你给老子装什么糊涂!”闻言,萧炎厉声呵斥道。

  “药……萧炎,你如今怎么变成这样……我师父常年在宗门之中闭关,这些年从未外出,必不可能与你有任何瓜葛,你为什么如此咄咄逼人要置他于死地?”

  “还有,你说的什么鹫护法,既然老师都说不认识,你又何苦再逼他老人家?”

  见萧炎呵斥自己老师,云韵双眼通红的看着他,眼角处,一抹晶莹泪水轻轻的滑落而下。

  “鹫护法?加玛帝国中,有着这样一号人物么,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远处,加刑天听到萧炎提及的鹫护法,眼中露着思索,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我也从未听过此人的名号,能够被萧炎如此寻找之人,定然有些名气才对……”

  法犸也是摇了摇头,一脸的疑惑。

  “萧炎这小子,怎么似乎和这云岚宗的宗主有些牵扯不清?还有,之前他对那美杜莎女王,也是有些轻佻……小姐那边……”

  当众人都在思索鹫护法是何人之时,凌影却是微皱眉头,思量着萧炎和云韵两人的关系。

第16章 揪出鹫护法!

  因为,凌影能够看得出来,自家小姐对萧炎的特殊情愫。

  这两年,虽然薰儿与萧炎分开,但是,即便是身处迦南学院,薰儿却一直关注着萧炎,更是将自己派到萧炎身边保护。

  凌影清楚,在薰儿小姐那里,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萧炎更为重要了。

  只是,现在萧炎与云韵,美杜莎女王这些女性纠缠不清,凌影担心薰儿小姐最后会受伤。

  “萧炎啊萧炎,虽说你有着一些不错的天赋,不过,比起真正的天才,你还是差的远了!”

  凌影感慨道:“况且,小姐的天赋,日后必定是顶尖强者,远非常人能及,你要是想坐享齐人之福,没有半点可能……”

  若是凌影能够知晓,此刻萧炎所展现的实力,并非是借助他人力量,而是完全属于自己,恐怕,他便不会这样去想了。

  ……

  “云韵,一时半会,我也和你解释不清楚,你不要怪我!”

  看着云韵眼中含泪,萧炎的心情变得极其复杂。

  云韵的性格,萧炎可以说是最为清楚。

  这个仿佛始终淡然的女子,有时候内心却极为敏感。

  上一世,要是三年之约过后,两个人的身份立场没有那么对立,或许最后……

  而这一世,云山还没有迫害过萧家,自己若是杀了云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杀人魔头。

  毕竟,前世自己和云山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杀掉云山那是必然的,云韵还能理解,只是接受不了恩师被自己所杀。

  而这次,若是云山就这么死了的话,恐怕,他和云韵,到最后,真的会成为那种生死仇敌。

  “唉……”

  想到这里,萧炎的心中不禁叹了口气,也是有些犹豫起来。

  片刻后,他的目光又看向云山,变得凌厉起来:“云山!”

  “萧炎,你要杀我师尊,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见到萧炎这样的反应,云韵以为萧炎打算对云山出手,直接是拔出了宝剑,横在两人之间。

  此刻,纳兰嫣然以及其余一些云岚宗长老,弟子,也是来到了云韵这边,异口同声道:“我等誓与云岚宗共存亡……”

  “云山,你能够突破斗宗,是那鹫护法帮的忙吧……”

  见状,萧炎语气冰冷的道,事实上,就算是这么多人将云山护在中间,他也能轻松杀死云山而不伤害到云韵一行人。

  可是,云韵这一关,他有些过不去。

  听到萧炎此话,云山脸色一变,顿时有些心虚的看向萧炎。

  “没想到,他居然已经知道得这么多……连那鹫护法曾经帮助我突破斗宗的事情都知晓,看来,此事是瞒不下去了!”

  在一番犹豫之后,云山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什么鹫护法,确实是帮助过我突破斗宗,不过,那人无比神秘,我并不知晓他太多的事情……”

  “那鹫护法帮助过老师?”

  “萧炎为什么要找那鹫护法,难道今天这件事的起因,全部都和那鹫护法有关?”

  随着云山承认与鹫护法相识,在场众人都是陷入思索。

  “云山,想必你有着联系那鹫护法的方式吧……”

  萧炎没有理会众人的猜测,再次追问着云山,因为,以他的灵魂力量已经是探查过整座云岚山,但是却没有鹫护法的身影。

  “将他叫出来,或许,我能够考虑留你一命!否则!”

  闻言,云山不禁再次犹豫起来,他能够感觉到,萧炎刚才的那句话中,带着一种杀意,要是不答应这个要求,恐怕下一瞬间,他就有身死当场的可能。

  “萧炎,这枚令牌,便是那鹫护法所留,他曾经说过,只要捏碎此令牌,他若是还在加玛帝国这一带,就能够感应到!”

  在萧炎的气势压迫下,云山缓缓的从纳戒中取出一枚黑色的令牌,随后抛向萧炎。

  “算你识相!”

  接过云山递过来的令牌,萧炎立即用灵魂力量扫视一遍,这个令牌,就是普通的传讯物,随便一个斗宗强者都能够炼制。

  “前世,三年之约过后仅仅三天,家里那边就出事了,所以,现在鹫护法和他带来的小喽啰,很大概率就在加玛帝国!”

  “希望这次,能够将鹫护法那些魂殿走狗一次性扫干净!”

  接下来,萧炎手掌轻轻一握,黑色令牌便是爆碎开来。

  紧接着,一缕怪异的黑色气体从那爆碎的令牌中飘出,又迅速的隐入周围空间消失不见。

  看着这些奇异的现象,在场众人都是短暂的沉默。

  “护法?这样的称呼,还有那令牌中的气息……这小子要找的,莫非是魂殿的人?”

  在众人心存疑惑的时候,也就只有凌影想到了些什么。

  其他人,对于魂殿这个势力的了解,几乎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