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当满级炎帝重回三年之约! 第21章

作者:虚空之剑

  “袁衣,我给你个机会”

  “将明天黑印拍卖会的宝物,全都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萧炎声音平淡,缓缓的开口说道,但是话语却是如同重锤一样,重重的砸在了袁衣的胸口之上!

  他的面容旋即一变,猛然抬起头来,失声道:

  “你是为了那些宝物前来?!”

  袁衣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个结果,不过很快,他便是意识到了什么,额头冷汗直冒,低喝道:

  “这位阁下,那些宝物不是袁某所有,袁某只是代为拍卖,那些宝物背后的人,并不简单!”

  而萧炎,却是眉头一挑,继续语气平淡的开口道:

  “本座不管,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交出宝物来,我放你一命!”

  “至于第二,则是我当场将你击杀,然后在慢慢找,无非麻烦一些罢了,袁门主,你自己选吧!”

  听闻萧炎的话语,袁衣的心头都在滴血,对方为了求财而来,还明确的盯上了那些拍卖物,那可不是一笔小钱!

  这一次,只怕是八扇门要大出血了,而且这一批拍卖物的价值之丰厚,恐怕要可不一般,甚至有可能,让八扇门搭进去十年的收益,元气大伤!

  而且更重要的是,黑印拍卖场多年以来累积的招牌也被砸了,试问以后还有谁敢将宝物,给予黑印拍卖场拍卖?!

  袁衣本还想再挣扎,但当看到萧炎的眼神中,那抹淡漠的意味,他便是心头一颤,那些不舍和贪婪,当即消退而去。

  “阁下,这便是此次拍卖会所有的宝物,还请过目!”

  恭敬的,袁衣从怀中掏出一枚漆黑的纳戒,双手成放在地上,萧炎催发斗气,那枚纳戒便是凭空飞起,轻飘飘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灵魂力量透体而出,深入纳戒当中,萧炎粗略的将之扫过,很快,伴随着微弱的光芒一闪,一张残破不堪的布片,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此物正是净莲妖火的残图!

  萧炎心头缓缓松了一口气,将一块儿石头放下,而那袁衣,也是瞳孔紧缩,低声说道:

  “阁下,还请遵守诺言!”

  听闻这番话,萧炎点了点头,嘴角上扬,挂起了一抹微笑,旋即道:

  “好啊!”

  话音落下,袁衣也是悄然间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背后的衣裳,已经被彻底打湿了!

  就在他盘算着这次的损失,心头还在滴血之际,陡然间,密室内,一道劲风凭空出现,朝着袁衣爆射而去!

  “砰!”

  猝不及防之间,袁衣当即受到了重重的一击,当即目次欲裂,整个人被轰飞开来,飞过十数米的距离,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噗嗤!”

  他顿时喷出一口鲜血,面容上充满了惊怒,当即看向身前,暴喝道:

  “你竟然出尔反尔?!”

  而萧炎,却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缓缓踱步,朝着已然重伤趴在地上的袁衣走去。

  脚步在隔音的密室,狭小的空间中回荡,犹如丧命的钟声一样,让袁衣冷汗直冒,而当萧炎走到袁衣身前,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后者的脸上,这才悠悠开口道:

  “本座可没有出尔反尔,答应饶你一命,就饶你一命.”

  说道这里,萧炎的眼瞳中,寒光冒出,随意道:

  “只不过,你这身修为,就没必要留着了!”

  话音落下,萧炎脚下猛然用力,属于帝境的灵魂两陡然爆发,在一瞬间,便是彻底侵入袁衣的体内,将他丹田直接击碎!

  袁衣当即口喷鲜血,陷入了昏迷当中,萧炎也没去管他,气旋被击散,丹田已废,袁衣从此刻起,已然成为了一个废人!

  在黑角域这等弱肉强食的地带,被废了修为的袁衣,下场将会十分凄惨,根本用不到萧炎来动手!

  而至于八扇门,在黑角域这等充满了混乱与鲜血的地带,没有了袁衣的存在,被吞并,只会是迟早的事情!

  悄然离开了密室,萧炎脚下轻点,在鳞次栉比的房屋之上,不间断的跃起落下,很快便是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之下,回到了下榻的旅馆之内。

  药老已经迫不及待的显露出虚幻的身形,对于萧炎的举动和收获,他也很好奇,只见他抚摸着胡须,带着几分笑意,开口道:“小炎子,看看收获如何!”

第35章 熟悉的丹药,药老心中的痛!

  不用药老催促,萧炎也是打算整理一番收获。

  不过,其中最重要的几个宝物,萧炎上一世也是拥有过。

  “三千雷动,雷蝠天翼,地心火芝.”

  萧炎缓缓的将纳戒中的物品一件件的取出,药老在一旁也是不断的查看指点着,对于萧炎的这一次收获,饶是药老,也感到惊喜。

  能够出现在这黑角域三年召开一度的黑印拍卖会时候的拍卖品,没有一件是凡物,最低也是精品,就连其中凑数的物品,放在外界,那也是会受到不少人的追捧,甚至还会因此爆发争斗。

  伴随着萧炎的不断取出,纳戒中的物品也是逐渐变少,很快,只留下了最后一件物品,而此刻萧炎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犹豫的神色,他知道,接下来这件物品,对于药老的刺激,恐怕有点大。

  “这次可真是收获不菲啊,小家伙,你算是发财了!”

  一旁的药老,也是在笑眯眯的不断点评着,尤其是对于那地阶低级的身法斗技,三千雷动,表示出分外的赞叹。

  “据我所知,这三千雷动好像是大陆中州风雷阁的秘传身法斗技,习得之后,身形转换如闪电一般,速度惊人,即使是一名大斗师将之学会,也能足以和斗灵正面抗衡立于不败之地,面对斗王也能逃得一线生机.”

  而就在此时,药老也是注意到了萧炎的表情变化,遂后将那三千雷动随手放下,带着几分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小家伙,你有心事?”

  听闻药老温和的话语,想起上一世的种种,萧炎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陡然间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在心中暗道:

  “老师,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在被魂殿抓走,遭受到非人的折磨”

  “而且,那个心胸狭窄背信弃义,让您沦落到如此地步的叛逆之徒,我也不会放过他!”

  旋即,萧炎不再犹豫,而是当即从纳戒中,再度取出一个小小的方盒,随后将之打开,精美的盒子中,垫满了昂贵的金丝软布,而在那盒子的中心严丝合缝的凹陷处,躺着一只小玉瓶。

  萧炎将那小玉瓶缓缓拿起,把那外表华贵的盒子丢在一旁,掂量了几下,遂然后将那枚小玉瓶递给了药老。

  “老师,请您看看吧。”

  药老没有过多在意,他还以为萧炎把不准这玉瓶中到底是什么丹药,欣然将之接过,随后拔开了瓶塞。

  一股淡淡的药香,伴随着瓶塞的拔开,在这只有一人住的房间中,悄然扩散开来,让人心旷神怡,清醒不少。

  然而在这股药香扩散的刹那,悬浮在半空中,半透明的药老的身躯,陡然颤抖了起来,旋即紧紧的闭上眼睛,苍老的面皮因为情绪过为波动,而不断颤抖。

  他的面容上,一时间,惊骇,愤怒,遗憾,辛酸,愤恨,种种情绪一同交织浮现,显得极为复杂。

  萧炎没有说话,而是在一旁候着,静静的看着药老,等待着他平复情绪,同时,他的眼神中,也是闪过一抹复杂和寒光。

  饶是以药老这等风轻云淡的性子,都能被这小玉瓶中的物品,震惊的久久能不自己,可见当初韩枫那个畜生,带给药老的伤害,有多么严重!

  “吼!”

  伴随着丹药的倒出,一声如同虚幻一般,淡淡的龙吟凭空响起,一枚龙眼大小的金色丹药,出现在药老的手中。

  丹药表面极其圆润,其表皮隐隐呈现透明,能看到,两道如同细线一样的金色气流,在丹药之中,不断的交织流转。

  “果然,是阴阳玄龙丹!”

  寂静之中,药老低低的喃喃自语,语气中充满了压抑愤恨,还有隐藏的暴怒!

  萧炎知道,这是为何,只因为那阴阳玄龙丹的药方,乃是药老的独创药方!

  缓缓叹了口气,萧炎装作一知半解,对着药老开口询问道:

  “老师,这枚丹药怎么了?”

  药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在他身边平静等候的萧炎,有如同像是看到了某个往日的幻影一般。

  “阴阳龙玄丹的药方,乃是为师独创,这个大陆上,能够炼制出这种丹药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而另一个,则是”

  “则是那个曾经被我视为最完美的学生,继承者,他的炼药天赋,比起之前的你,也差不了太多,我在他身上付出的心血,也是不比你弱,在他尚且还是婴儿的时候,我把他从废墟里面抱出来,视为亲子,然而他却为了一些东西,背叛了我”

  简略的,压抑着,药老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都简略的说了出来,萧炎对药老的过往,自然清楚不过,但饶是如此,在他再度听到药老亲口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原本认为能够控制住的怒火,却是再度涌上了心头!

  萧炎双拳紧握,压抑着怒火,沉声开口道:

  “老师,其实我知道韩枫那畜生,如今在哪!”

  听闻萧炎的话语,药老苍老的面容上,陡然露出了一抹惊容和急切,只不过还没等他详细询问,萧炎便是开口解释道:

  “老师,在那之前的梦境中,我便是和那韩枫打过交道。”

  “如今很多梦中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应验,我相信,韩枫那弑师的畜生,应该也不例外!”

  听闻萧炎的话语,药老陡然间沉默了下来,面容上,满是复杂的情绪,平心而论,虽然他对韩枫充满了失望,愤怒还有怨恨,但在那之前,韩枫也是他情同父子,视为衣钵传人的弟子。

  一想到突然间要面对他,饶是以药老的心性,也不免充满了淡淡的恍惚,他很想找到韩枫,亲口问他一句话。

  “我把一切都给了你,你那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炎在一旁望着痛苦不已的药老,原本紧紧攥住的拳头,再度加深了几分力道。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凶光,原本准备之后执行的计划,如今也悄然在心底提前几分。

  “老师,明日我便动身前往枫城,为您清理门户!”

第36章 临走前见见“老朋友”

  听闻萧炎的话语,药老的面容上反倒是露出了一阵复杂的神色,旋即他长叹一声,那原本被悲痛充满的心中,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欣慰和酸楚的感觉。

  萧炎则像是没有察觉一样,而是沉默了一阵,继续缓缓的开口,再次重复着上一世已经说过的话语,声音也变得轻柔了许多,但是在那之下,却满是坚定!

  “不论是在实力还是炼药上,我都将超越他,老师,我会让您知道,您的眼睛,不会再看错一次!”

  而药老,也是抬起头来,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颤抖,沉重的开口道:

  “好,好,我药尘也相信,这对老眼,绝不再错第二次!”

  萧炎的轻声,让药老心中的悲愤稍稍抚平,他的心底深处也是传来了一阵几乎让他潸然泪下的酸楚,当年韩枫的背叛,对药老的身体上的伤害,其实远不如对他心理上的打击来的严重,那股深入灵魂中的创伤,已然成为了药老的一块儿心病!

  好在,上天并没有那么绝情,在他经历过黑暗的沉沦之后,几近翻转之下,遇到了萧炎这第二位徒弟,也让他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既然已经决定了改变计划,第二天便是动身前往枫城,寻找韩枫,那么今日的行动,便是要提前一些了!

  萧炎眼睛微微一眯,一抹寒光当即从他的眼神中攒射而出,他喃喃自语,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细微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