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当满级炎帝重回三年之约! 第7章

作者:虚空之剑

第10章 彩鳞:小子,你真把本王当宠物了?

  “原来是大陆上来的强者!”

  加刑天听着天空上的凌影与云山之间的对话,轻声道:“虽然这些年皇室在帝国之外也派出了不少人去了解,可是这名叫凌影的人,我却没有半点印象……萧炎又怎么会和这种大陆上的强者扯上关系呢,不应该啊?……”

  “现在的局面可是越来越不可控了,按照这凌影所说,萧炎的来头可不小,云岚宗,能不能承受得起萧炎背后的力量!”

  法犸也是附和着开口道。

  现在,几乎大部分人都是觉得,萧炎身上的力量,其实并不属于他自己,不然,十七岁的高阶斗皇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和萧炎接触颇多的海波东也是逐渐明白过来这个道理,不过不管怎么说,萧炎这从一个废物,三年内到大斗师的天赋是绝对不可否认的,还有那让人称赞的炼药师天赋,有这些,未来,绝对能够成为一名顶尖强者。

  “萧炎此人,既然承认了杀我云岚宗执事,还大闹我云岚宗,就必须给出一个交代!”

  看着凌影那凌厉的目光,云山在简单的思考过后,长叹一口气,轻声道:“云岚宗这么多代累积的声誉,不能断送在我手上……不过,若是你们几个能从我手中安然离开云岚山,那么今日之事,也就一笔勾销了。”

  说完,云山不再说话,身体毫无预兆的缓缓升空而起,澎湃的能量,竟然是让得周围虚空,都是略微有些震荡了起来。

  “好,那就让我凌影来看看,你这偏僻之地的斗宗,是个什么水平……”

  见到自己的威胁无用,凌影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杆黑色长枪被其握在手中。

  在身上斗气升腾间,凌影回头对着身后站着的萧炎喝道:“萧炎,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凌老,你退下吧,今天这事,我自己解决就行了!”

  听到凌影的话,萧炎向前几步,来到他旁边,轻飘飘的道。

  说完这句,萧炎的目光便是看向对面的云山,淡笑道:“云山,谁告诉你,我要逃了,今天,我萧炎便要让你云岚宗,从这加玛帝国的神坛跌落……”

  随着萧炎的话音落下,在场众人都是被震惊到了。

  难道,萧炎还有能够对付云山这名斗宗强者的后手?

  “年轻人,你以为,我云山是被吓大的?”

  云山在听到萧炎的话后,脸色是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萧炎表现得越是自信,越是证明其身后站着不同寻常的势力,那股势力或许远超云岚宗。

  但是,就凭这简单几句话,云山要是就放走萧炎,对此事不管不顾,恐怕,云岚宗今后就会成为加玛帝国乃至大陆笑柄。

  “不管你身后还有何人,今日都必须留下来给我云岚宗赔礼道歉!”

  云山话音落下,身上斗气瞬间狂涌,斗宗威压展露无疑。

  “斗宗啊……嘿,这个老家伙竟然真是成功了。”

  加刑天咂了咂嘴,脸庞上有些掩饰不住的艳羡。

  他如今已经位列斗皇巅峰,只要再进一步,也同样是能够进入那个令人向往的境界。

  可惜,就是那一步之差,却是让得加刑天努力修炼了十几年之久,却依然止步于此。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调和一下?”法犸皱眉道。

  “没用的……”

  加刑天摇了摇头,目光缓缓的扫过场中,望着那昏厥过去的云岚宗徒弟以及破裂的广场,苦笑道:“这次,萧炎的确是狠狠扇了云岚宗一个耳光,为了挽回声誉,云山必须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打败他,当然,或许他事后也并不会太过难为萧炎!”

  “毕竟,萧炎背后的那神秘支持者,也让得他颇为忌惮,所以,在未搞清楚萧炎背后神秘势力之前,云山不会随意动他。”

  “而且,现在这架势,萧炎如此有信心,说不定,云山到最后还不能拿萧炎怎样……”

  加刑天这番话可以说是将现在的局面分析得非常透彻。

  因为,云山的话音,也是比之前缓和许多,提出的要求,也变成了只让萧炎赔礼道歉而已。

  “嘶嘶……”

  在云山气势压迫而来时,萧炎身后的吞天蟒突然仰天一阵长鸣,剧烈的七彩强光,也是猛然自其庞大的身躯内暴涌而出。

  吞天蟒的异变,立刻吸引了全场目光,就连那云岚宗云山,也是眉头微皱的盯着那一团强烈光芒,然而,某一刻,一直平淡的脸庞,终于是豁然大变。

  萧炎身后,强光之中,伸出一对修长圆润的玉手。

  “小子,看来吞天蟒对你的感情挺深啊!”

  紧接着,一道妩媚得几乎令得男人骨头酥麻的清冷声音,缓缓的在广场之上响起,顿时,一些定力稍差之人,脸色便是犹如火烧云一般红了起来。

  无数道目光顺着声音转动,当他们看见那站在萧炎身后的妖娆妩媚人儿之后,却都是不由得呼吸一滞,然而,更多知情的,比如海波东……则是一脸惊恐。

  “彩鳞……”

  听到那道声音,萧炎心跳顿时加快,他快速转过头来,一张集冷艳,妩媚,妖娆于一体的熟悉脸颊,出现在了他视线之中。

  此时的美杜莎女王,身体之上,仅仅披着一条淡紫色锦袍,满头青丝顺着香肩垂落而下,直至挺翘娇臀,方才止住,那前凸后翘的诱人身材,犹如一枚成熟到极点的蜜桃一般,不断的散发着让得人心中滚烫的韵味。

  这个美丽的女人,在萧炎的心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上一世,他与美杜莎女王一起经历了诸多艰险,是最为亲密的恋人,还孕育了可爱的萧潇。

  重生回来,再次见到美杜莎女王,萧炎的心情难以形容。

  “彩鳞!”

  萧炎下意识的伸手打算去抚摸美杜莎女王的妖艳脸颊。

  只是,在萧炎伸出手即将触碰到美杜莎女王脸颊之时,美杜莎女王的手快速将之手腕捏住。

  “小子,你还真敢将本王当做宠物……”

第11章 萧炎:我没有忍住!

  美杜莎女王那对含煞的明眸,带着许些冰冷的盯着萧炎。

  即便是此时她的话音中带着杀意,可是那声音酥麻而慵懒,噙着让男人骨头发麻地诱惑。

  “宠物?”

  听到美杜莎女王这话,萧炎才反应过来,现在的他,和美杜莎女王的关系,还没那么亲密。

  要是现在表现得与“之前”判若两人,太过反常,反而会适得其反,那结果可不是他希望的。

  “怎么会呢,你这样美丽的人儿近在咫尺,我这是情不自禁,一时没有忍住!”

  萧炎微微一笑道,说话时,他目光毫不闪躲,直面那带着几分煞意看向自己的美杜莎女王。

  说起来,萧炎可有一段时间,没见到彩鳞这样的眼神了。

  虽然在别人眼里看来,萧炎刚才有些轻佻,但事实上,他这是调戏自己老婆,有什么问题?

  “没忍住……”

  “要不是吞天蟒那么在意你,本王才懒得出来帮你!”

  听到萧炎近乎无赖的话,美杜莎女王额头仿佛飘起一缕黑线,她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才放开萧炎那意图不轨的手掌。

  此刻,随着美杜莎女王的出现,广场上,陷入短暂的窒息。

  寂静持续了半晌之后,终于是率先被一道惊恐的失声打破了去:“美杜莎女王?”

  短短几个字出口,却是猛然让得广场所有人都是打了个冷颤,这个名字,几乎大多数的加玛帝国人都是有所耳闻。

  那个冷艳而心狠手辣的美丽女人,在以往与加玛帝国的战争中,不知道亲手斩杀了多少成名强者,在这个帝国之中,也只有那寥寥可数的几人,有着实力能够与这个妖艳女人相抗衡。

  这个女人,用自己那丝毫不逊色于那些铁血帝王的狠辣手段,震慑塔戈尔大沙漠附近的好几个帝国,不敢轻易发动战争。

  对于她,很多人都用可怕一词来形容。

  “萧炎他疯了吗,刚才居然,居然敢调戏美杜莎女王!”

  当大部分人心中惧怕时,只有纳兰嫣然注意到萧炎与美杜莎女王两人的对话,心中惊疑。

  此刻,天空上,原本就脸色凝重的海波东,却是已经完全转换成了一种惊恐。

  海波东或许能够在云山出现之后保持镇定,可在美杜莎女王面前,却是始终难以掩饰内心对其的畏惧,当年沙漠的那场战斗,至今都是让得他心有余悸。

  而那足足害得他享受了几十年隐居生活的封印,更是让得海波东对美杜莎女王畏之如蛇蝎。

  在惊恐之余,他又忽然打了个哆嗦,看先前那道强光,明显那条七彩大蛇,便是美杜莎女王的化身,而一想起自己竟然是在没有察觉的境况下,与这个恐怖的女人相处了不知多久的时间,海波东背后便是一片冰凉。

  “萧炎这个家伙,有着美杜莎女王在身旁,竟然不和我说,混蛋啊,想害死我不成?”

  海波东心中略微有些不爽的暗骂道。

  “啧啧,美杜莎女王……这个小家伙,不愧是小姐看上的人啊,怪不得,此次来云岚宗,他能够如此的有恃无恐……”

  凌影赞叹着摇了摇头,这忽然出现的美杜莎女王,也同样是让得他极为诧异。

  巨树之上,加刑天与法犸两人的脸色也是在此刻变得极其凝重了起来,他们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这一次的打击,对他们实在是有点太大了。

  “美杜莎女王……她不是在蛇人族圣城晋级中失败了么?”

  古河愕然的望着那妖艳美人,目光缓缓扫向一旁的萧炎。

  片刻后,他眉头轻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低声道:“看来并非失败了,而是在晋级之后,便是被萧炎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带走了,这个家伙,真是胆大得让人无语,这个女人,杀起人来,可不比杀只鸡麻烦多少啊,他倒是好运,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在古河一旁,纳兰桀与木辰等人,皆是面面相觑着,在美杜莎女王那凶名之下,他们同样是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与这些人相比,萧炎的反应和表现,无疑是最特别的。

  他的目光,一直都是在注视着美杜莎女王那美丽的脸颊,似乎是永远都看不够似的。

  “美杜莎女王……没想到啊,你竟然便是那条古怪的大蛇,难怪我说总是有些觉得不对。”

  本来打算对萧炎和凌影出手的云山气势也是收敛起来,其脸庞上的凝重之色更胜之前。

  闻言,美杜莎女王缓缓前行一步,刚好与萧炎平行着。

  她那双充满着异样魅惑的眸子扫了云山一眼,淡淡的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突破斗皇障壁,进入到斗宗级别了!”

  “你不也是进化成功了么!”

  云山笑了笑,目光瞥向萧炎,道:“只是我还真是挺感诧异,以你的性子,竟然会选择出手来帮助一个人类……”

  云山此刻心中快速思索着,刚才萧炎对美杜莎女王的轻浮举动他同样是注意到,一个人类如此的轻浮她,美杜莎女王却没有下杀手,这足以证明,萧炎和美杜莎女王之间关系极好。

  不过,美杜莎女王话音却是有些冰冷,证明这种关系,定然是那种利益关系又或者被胁迫。

  还有,如果萧炎的底牌只是美杜莎女王的话,云山倒还没有之前那么担心。

  “他的生死,我并非很在意,况且今日,这小子很明显就是自己要找死……”

  美杜莎女王瞟了萧炎一眼,淡淡的开口道:“我若是不带他走,那小家伙立马就会暴动,我能出来,还是因为他的危机,那小家伙方才放弃对我的压制……”